互联网医疗线下入口争夺战:腾讯、阿里、平安已入局,

过去几年互联网医疗快速发展,越来越清楚地表明,线上的各种方式(如轻问诊、知识库等)只能解决浅层需求,医疗需求最终仍须回归线下得到解决。于是许多从线上起家的互联网医疗企业,过去两年纷纷向线下延伸,比如春雨医生和腾讯投资的丁香园,分别以合作和自营方式展开了线下诊所的布局;腾讯投资的微医和马云旗下的阿里健康,则分别推出“乌镇互联网医院+药店合作计划””中国医药O2O先锋联盟”,与全国各地的连锁药店展开广泛合作。

近期金融保险巨头平安更是推出万家诊所计划,目标是打造覆盖全国的诊疗服务平台。

线下医疗机构的意义不仅在于最终完成医疗服务,而且有可能演变成互联网医疗的入口,各种基于互联网、物联网的医疗服务借助这个入口才能真正开展和实现。这场对入口的争夺战,已经在腾讯、阿里、平安等巨头间展开,而一些线下实力雄厚、从线下走向线上的创新企业也在未来的市场格局演变中占据了更为有利的地位。

诊所、药店、家庭医生:未来医疗的三大入口。

诊所和药店,是未来医疗向基层下沉大趋势下最有可能的两个入口。与药店相比,诊所(包括诊所、医务室和社区卫生中心等)专门为医疗目的设置,空间布局、功能规划上有更大余地。不足之处是诊所总体上的数量较少,全国仅22.23万个(根据2015年11月公布的《2014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包括诊所、医务室和社区卫生中心三类城市基层医疗机构)。且大部分诊所都是个体性质,自身经营管理水平偏低,外部的互联网医疗公司如想与诊所开展合作,需要强大的地推能力,是一件相当费力而难出成效的事。

相比之下,药店的数量要多得多。据商务部市场秩序司2016年6月3日发布的《2015年药品流通行业运行统计分析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11月底,全国零售药店门店总数448057家。带来的好处是,互联网医疗公司与连锁药店合作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当然药店的局限也比较明显。药店以销售药物为主,能划出来做远程问诊点的空间有限,所提供的功能和服务较受限制,而且短期内也难以产生可观收入。因此对药店来说,如何嵌入到互联网医疗的整个体系中去,完成从单纯销售药物到互联网医疗线下入口的转型升级,选择怎样的方式和切入点至关重要。目前药店面临的问题主要是,缺少与医疗入口相匹配的全科医生团队,缺乏互联网技术实力,缺乏提供后续完整医疗服务的能力。能把这些服务环节全部打通并形成整体解决方案的公司,将是药店梦寐以求的合作伙伴。目前来看,阿里健康和微医等具备互联网医疗服务全环节整合能力的大公司,以及一些从线下起家的创新公司,比如早在2014年就从线下药店入手打造远程诊疗模式、目前已经上线1.5万多家药店的微问诊,最有可能在药店向医疗入口升级的大趋势中占据优势地位。

家庭医生是目前市场认识相对模糊的一个领域,未来蕴含着丰富的可能。从中央发布的《关于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指导意见》来看,家庭医生的关键是对居民提供全生命周期的、体系化、系统化的健康管理与医疗服务——“综合、连续、协同的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就为家庭医生赋予了医疗入口的可能性。

国家力推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有一个重要特点,即对服务场所没有严格限定,可以是基层医疗机构,也可以是上门服务,这无疑让拥有诊所和药店资源的公司占据了更有利的位置。

连锁+SaaS :争夺诊所入口的主流姿势。

家庭医生或许在未来会成为重要的医疗线下入口,但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去探索成熟模式。而对于诊所和药店这两个确定性已经很强的入口,各方的争夺已在加速进行。

对诊所入口的争夺,一种是连锁诊所获取大额融资、加快复制扩张,比如主打基层社区的强森医疗集团,近期获得由君联资本领投,Pre-A轮投资方德辉本跟投的数千万元人民币A轮融资。据了解,强森医疗目前拥有15家诊所,而到2016年底,这个数字将变成30家。

加快复制扩张的趋势在中医连锁诊所里体现得更加明显。以标准化连锁经营和快速扩张为特点的固生堂,近期宣布获得7000万美元C轮融资。可以预料,固生堂在接下来肯定会加快复制扩张步伐。另一家连锁中医馆君和堂也于近期宣布完成5000万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目前有7家机构,未来或许也将有线下扩张计划。而起家于深圳的和顺堂扩张计划更为宏大,据称将在两年内将内地门店扩展到100—150家。

互联网公司对诊所入口的布局也是相当重视,最具代表性的当属丁香园和春雨医生。丁香园的诊所以自营方式运作,以慢性病为主攻方向;春雨医生的线下诊所则采取轻资产的、优化整合“医院闲置空间+医生闲置时间”两大资源的方式运营,以普通病症为主。

不过这两种模式目前的发展似乎都比较缓慢。丁香园的自营模式对资本的需求量非常之大,而且对人才队伍、管理体系的要求也非常高,对互联网背景的公司难度不小。春雨以“医院闲置空间+医生闲置时间”运作线下诊所,确实颇得共享经济的精髓,不过近半年来政策的发展表明,医生自由执业的到来或许会比预期来得要迟。而医生资源固化在体制内,或许是制约春雨诊所顺利发展的最大因素。

当资本和行业都将注意力放在连锁诊所和互联网公司上时,22万散布全国的诊所或许是更值得关注的市场。事实上连锁诊所在整个诊所市场中占的比例相当之小,绝大部分还是民营个体诊所。但正如前面所说,开拓个体诊所市场的最大问题是市场过于零散,需要强大的地推能力,这对从线上走来的互联网公司实在是勉为其难。

在许多传统行业屡获验证的SaaS模式,或许是连锁和互联网方式之外,另一个切入民营诊所市场、占据医疗线下入口的可行路径。

占据诊所市场大部分比重的个体诊所,经营服务水平和B端谈判能力普遍很低,第三方诊所SaaS平台不仅可以提高诊所的信息化和经营管理水平,更能够为零散的个体诊所打通面向B端的广大医疗服务、医药、器械、检验等厂商的合作渠道,进而营造基于基层医疗的产业生态链系统。

目前诊所SaaS企业集中在中医、口腔等细分方向,面向中西医全科诊所的SaaS平台主要是深圳天方达公司旗下的民康SaaS。据了解,民康SaaS平台上的注册用户已经超过7000多家,稳定用户将近1000多家,每天有将近10000多个门诊病人,已经成为国内诊所信息化平台的领先者。

天方达创始人李殿召透露,天方达在医疗信息化领域已耕耘20年,多年来成功开发了医院HIS、科室信息化软件及区域信息化系统,积累了优秀的技术实力和执行力强的营销团队。相较于近年才进入医疗SaaS领域的公司来说,开发诊所SaaS平台对天方达来说驾轻就熟。

李殿召透露,民康SaaS平台的远期目标是打造基于基层医疗市场、融合上下游的产业链生态。目前民康SaaS平台已经与金域检验和达安基因等第三方检验机构达成战略合作关系,合作推动门诊检验服务。与三级医院无缝对接双向转诊的合作也在积极推进中,未来将会有更多大型机构和合作伙伴加入到民康SaaS平台的产业链生态中。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中国平安正式推出万家诊所计划,其背后的策略似乎正是以标准化的信息系统、加盟平台和产业链资源,来整合散布全国的中小基层诊所,打造线上线下融合的诊疗服务平台。

如果说互联网和医疗企业对诊所的动作还算是摸索尝试的话,作为金融保险巨头的中国平安也大举进入诊所市场,就足以说明诊所市场的战略价值和发展空间了。

药店争夺战:腾讯、阿里已入局 连锁药店如何占据更有利位置?

对药店作为互联网医疗入口的认识,似乎已在腾讯和阿里两个巨头间达成共识。腾讯投资的微医在今年三月发布“乌镇互联网医院+药店合作计划”,将在全国建立100万个乌镇互联网医院的接诊点。据了解,目前微医互联网医院已经和先声再康、老百姓大药房展开合作,利用前者的线下药店作为网络医院接诊点。

阿里健康则在近期联合百佳惠苏禾、德生堂、康爱多等65家连锁药店发起成立了“中国医药O2O先锋联盟”,目标是建立“网络医院+药店”模式,通过阿里健康网络医院平台,为中联盟成员所辖的药房门店提供“一分钟诊所”在线医药咨询服务。

不过仔细考察微医和阿里健康与连锁药店的合作,很有可能连锁药店占据着更加有利的位置。据了解,先声再康和老百姓大药房在与微医合作的同时,也分别在与广东省网络医院和好大夫在线进行或洽谈合作。毕竟连锁药店掌握着线下门店和药品流通渠道。而且如九州通等上市公司,不会甘心于仅仅充当互联网医疗公司的线下触点,而是在竭力打造自己的医疗医药服务闭环。

百度医生则密集签约公立医院,全面发力北上广地区的医疗服务,希望通过自身移动互联、搜索、大数据等强劲优势,为患者、医生、医院实现高效精准对接,打造医患双选平台,形成百度医生三大闭环。

百度在获取数据后进行大数据分析。通过云健康平台以及云健康硬件dulife平台获取数据,与301等医院合作对服务进行补充,上线百度医生对入口进行补充,此外,还推出了“药直达”,布局“线上寻医问药”。

阿里巴巴旨在构建在线医疗平台和医药电商平台生态圈。阿里健康HIS接入云医院平台,实现互联网可实现的诊疗环节(挂号、问诊、解读数据、开处方等)。以支付为依托切入医药电商市场,投资了寻医问药网、华康全景网、中信21世纪等医疗平台,已获取相关资格证。

腾讯则是软硬件、移动端及PC端全覆盖。以“公众号+微信支付”为基础,结合微信的移动电商入口,用于优化医生、医院、患者以及医疗设备之间的连接能力。投资丁香园覆盖医生群体,投资挂号网覆盖挂号,推出“糖大夫”血糖仪获取用户数据。

百度的医患平台百度医生,致力于打造国内专业的医患双选平台,利用百度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有效降低预约就诊的时间成本,实现医疗资源的合理配置,马化腾也是早就盯上了这块大蛋糕。前段时间,腾讯副总裁丁珂在贵州宣布了启动“腾爱医疗”战略,那就是通过利用腾讯自身强大的社交基因和大数据能力,搭建“互联网+医疗”开放平台,为医疗产业提供互联网化的后端服务,充分利用自身资源将医疗产业与互联网进行连接。从而实现马化腾的“互联网+医疗”梦。

十几年的发展历程,一路顺风顺水,没想到最后却因为一个小小的的魏则西事件后,百度也算是彻底放弃互联网医疗市场。

在腾讯和阿里、百度大举进入之时,也有公司两年多前就开始在连锁药店领域默默布局。成立于2014年的富顿科技,以铺设至药店的微问诊终端机和自建500多人规模的医师药师团队为核心,建立起以广大连锁药店为触点、覆盖基层社区的“微问诊”远程医疗服务系统,为药店覆盖范围内的老百姓提供用药及健康咨询、远程审方、远程在线实时坐诊、电子处方流转等服务,构建涵盖小病和慢病的自诊、院前的咨询分诊挂号、院中在线取报告和院后术后康复及慢病管理等的综合健康管理服务平台。

据微问诊CTO周聪俊介绍,除了药店体系外,微问诊更能为移动端APP用户提供7*24小时免费的音视频在线问诊服务。周聪俊透露,这得益于微问诊是全国首家自建医药师团队的,目前已在成都、武汉、贵阳、山东等多个省市建立起药学、医学服务中心,借助500多人规模的医师药师团队,可为遍布全国的用户提供及时便利的服务。

富顿科技旗下的微问诊远程医疗服务系统已进入四川、山东、贵州、新疆、湖北、重庆、山西、陕西、辽宁、河南、云南、甘肃、宁夏等十几个省,签约药店2万多家,上线1.5万多家。合作方主要是连锁药店,规模从十几家、几十家到几百家都有。

据了解,微问诊最近还和美国领先的电子病历厂商Cbyermed 联合投资创业公司,开发远程管理平台;并将与东南亚电信集团合作,在柬埔寨建设基于4G网络的在线远程视频医疗服务平台。一连串动作似乎表明,微问诊的远程医疗模式已然走通,即将进入到发力阶段。

进入2016年的下半段,纯线上模式已经被充分“证伪”。随着国家对分级诊疗的推动、基层首诊率的政策目标逐渐落实,互联网医疗的重心必然向线下转移,诊所和药店作为互联网医疗线下入口的战略价值,将在未来得到越来越大的重视。家庭医生作为医疗服务乃至未来整个健康管理的入口,线上虚拟方式是个值得探索的方向,而最可能的方式还是附着在诊所、药店这一类线下入口。